你當前的位置:首頁>綜合專題欄目>穩增長保就業 支持民企在行動>企業參考

24萬億來了,?穩經濟的大招來了

發布日期:2020-03-0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制造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打印】       分享到: 


  穩經濟的大招來了。

 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,截至目前,已有河南、云南、福建、四川、重慶、陜西、河北等15省份推出重點項目投資計劃,2020年度投資規模超6萬億元,其中同步公布總投資規模的9個省份,總額超過24萬億元。

  僅9個省份,總投資規模就超過24萬億,全國總投資規模可能超出想象。在意外沖擊面前,基建發力,無疑將會有效穩定經濟。

  眾所周知,投資、消費、出口可謂經濟的“三駕馬車”。消費對應的是內需,出口對應的外需,當疫情擴散到全球,無論內需還是外需均受到影響,投資就成為穩經濟的重中之重。

  這讓人想起2008年的“4萬億大投資”,還讓人想起隨后的房價上漲和物價新高。這一次有何不同?

  1

  其一,當時的“4萬億大投資”,伴隨著貨幣的空前寬松,刺激是全方位的,而這一次貨幣政策仍舊相對謹慎。十多年前,廣義貨幣總量M2增速達到了兩位數,2009年年中更是創下了29%的記錄。兩位數的貨幣增速,自然會對包括房價、物價在內的所有行業帶來明顯影響。

  十多年后的今天,情況已經有所不同。2020年1月,雖然M2突破200萬億,創下歷史新高。但M2增速已經萎縮到8.4%,與名義GDP增速基本相當。

  同時,在當時,央行進行了多輪降準降息。僅2008年下半年,短短幾個月時間,貸款基準利率就從7.74%下降到5.94%,累計降息180個基點,影響遍及實體經濟和樓市。

  而這一次,借助LPR利率改革,實體利率與樓市利率分離,非對稱降息和小規模降息成為主流。從去年到現在,實體利率(1年期LPR)下降4次,累計下降26個基點,而樓市利率(5年期LPR)僅僅下調2次,累計下降10個基點。

  可見,無論是貨幣寬松力度還是信貸寬松力度,均非當年可比。

  2

  其二,24萬億看起來很多,但多數是未來幾年的累計投資,不是一年的投資總規模。而當初的4萬億,則是計劃外的投資。2008年的“4萬億”,是計劃外的投資,加上撬動的地方投資計劃,總額可能超過10萬億,而當時的GDP只有30萬億左右,不到當前的1/3。

  這一次的基建投資,多數都在各地的投資計劃之內,不過在疫情影響之下有所加強,一些地方加快了推進速度,一些投資項目為提前到2020年開工。根據媒體報道,2017年各省份的總投資計劃就高達40萬億,這些投資均為常規投資,不是一年就能完成。

  更關鍵的是,當時基建投資增速接近20%,遠遠超過GDP增速。而2019年的基建投資增速已經滑落到3.8%,明顯低于GDP增速,早非同日可語。

  3

  其三,當初的“四萬億”,多以傳統基建為主。這一次,新基建和民生基建的重要性前所未有之突出。

  所謂傳統基建,指的是以鐵路、公路、水利和市政管網為代表的傳統基建,這是以鋼鐵、水泥為主體的投資建設。

  新基建,指的是5G、人工智能、工業互聯網、智慧城市等領域的投資,著眼的是未來的產業布局,為城市打造智能革命時代的基礎設施。民生領域的投資,指的是養老、教育、醫療等公共領域建設,對應的是這次意外沖擊暴露的公共建設短板,許多城市的醫療資源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充裕,醫療補短板迫在眉睫。

  這就是不同之處。要知道,10多年前,高鐵建設剛剛起步,高速公路等短板有待彌補,大量中西部省份基礎設施相對匱乏。10年多今后的今天,我們看到,就連身處大山之中的貴州已經全部通了高速公路,作為南方邊陲的廣西高鐵總里程一度超過廣東,作為旅游重鎮但交通不暢的云南已有15座民用機場,交通短板不復存在。

  事實上,大多數東部沿海省份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基本上已經完成,小修小補取代了大拆大建,而經過10多年的推進,中西部的基建空間也在不斷萎縮。

  未來,傳統基建對經濟的刺激作用越來越有限,新基建和民生基建有必要提上日程。

  4

  其四,錢從哪里來?仍是關鍵中的關鍵。

  必須明白一點,任何投資都需要錢,而錢不會憑空而來,基建投資尤其如此。這些錢,要么來自于財政,要么來自民間投資,要么來源于債務。

  顯然,財政空間有限,目前財政收入增速已經創下新低。而以城投債、專項債為代表的債務雖是主流,但也面臨城市債務居高不下的局面,這些債務一旦持續疊加,很容易帶來金融風險。如今,我國的宏觀杠桿率(整體債務/GDP)已經超過250%,而10多年前不到150%,加杠桿的空間越來越小。

  任何投資,都必須考慮回報率。與改革開放初期不同,當時,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的標語一度流傳于大江南北,基建投資不僅是民生建設的必須,對經濟起到事半功倍之效,而且是有利可圖的投資項目,如今無數高速公路已經賺得盆滿缽滿。

  如今,投資回報率出現明顯下滑。畢竟,大量基礎設施建設已經接近完成,社會緊缺的基建短板不復存在,而新一輪基建側重的中西部地區和三四線城市,投資回報率明顯不及東部沿海。

  所以,這就帶來兩面性:一方面我們需要刺激基建以穩定經濟、補充建設短板,另一方面則要謹防基建背后的債務,防范金融風險。所以,這幾次的高層會議,都明確提出“發揮好有效投資關鍵作用”。有效投資,是關鍵中的關鍵。

  新聞鏈接:
打麻将游戏 山西大唐麻将 内蒙古11选五遗漏查询 熊猫麻将为什么一直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前2跨度 恒生股票指数 30选5最近一期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*查询 快中彩开奖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 下载一个博乐填大坑 快彩乐山东十一运夺金 微乐棋牌官网下载 浙江6+1和江苏七位数有什么不同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河北燕赵风采好运彩3